yh8live樱花怎么破解房间

【 .】,精彩免费!

玄非继续当卖笑不要钱的乖宝贝蛋,

“烨大大晚安。”

玄烨微侧着脸颊,闭着眼睛也没去看他。

玄非暗忖帝王就是一朵如此冷艳的高岭之花,笑眯眯的倾了倾身子,一副“大神您睡,小三子告退”的既视感扭着屁股出去了。

……

“咔哒—”

随着一声落锁轻响,整个房间一瞬陷入过分的安静里,透着一股无言无声的寂寞。

玄烨这才缓缓睁眼,偏着的脸颊转动过来,看向已经关上的房门。

门外。

玄非修长的手掌从房门门柄上松开,蓦地一下,脸上龇牙咧嘴的笑容便淡淡的收住了。

静站了半分钟,才转身下楼。

清新的花仙子

窗外的夜色更深了,透着沁凉的寒气,在透明的玻璃上都凝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

一直到了后半夜。

玄烨因为口渴醒了,掀了被子坐起来,拿过床头柜上之前泡热牛奶的空玻璃杯,下楼去倒水喝。

客厅里,茶几旁边的落地灯一直点燃着,玄非躺在沙发上早已经睡熟了。

玄烨去餐桌那边倒了一杯凉白水喝,解了渴,正准备上楼回房间。

经过茶几的时候,迈出去的脚步倏然一顿,然后便停了下来,一低头,看向沙发上睡着的男人。

哪怕是沙发足够宽大,但对于小三子一米八七的高海拔来说还是显得稍稍短了一些,那两条纤细挺拔的大长腿只能曲起膝盖蜷缩起来,缠裹着的羊绒薄毯的一个角掉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显得格外的委屈。

……

玄烨忽然就想到他们还小的时候。

因为他们是三胞胎,和他还有老二比起来,小三子从一出生就明显要营养不良一些,具体表现就在身高体重上,小非非更小更瘦。

在他少年时代的印象里,这小混账东西一直都比他和老二要矮上半个脑袋。

以至于每次单兵对战特训的时候,他被他或者老二打趴下,这小笨蛋都会气鼓鼓得鼓着骚包脸蛋,一边捶沙地一边嗷嗷嚎啕,说什么要是他比哥哥们个儿高的话一定能秒杀拿下,所以不是他弱,要怪就怪在娘胎里的时候亲妈不公平对待。

气得季天沫直接一脚狠狠踩过去了,

“滚个小犊子!自己没本事儿撂倒亲哥还跟老子耍赖!”

然后小三子就哭得更声泪俱下了,满场打滚儿,那叫一个做作。

……

想着,玄烨微抿了下唇角,掠过一丝温软。

那些回忆,都历历在目。

一直到十六七岁了,小三子都还比他和老二矮一点,再之后玄非入行超模界,再从家里搬出去住,从那之后他和玄非见面的次数就少了,而且是越来越少,因为小三子的刻意避开。

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他再一次看见小三子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甚至还稍微比他高了那么一点点。

那时候,他有过一刻的恍惚,一丝的震惊,错愕,还有失落,很复杂。

好像那长高的几公分,就是他和玄非之间永远都没办法跨越过去的深渊。 【 .】,精彩免费!

玄非继续当卖笑不要钱的乖宝贝蛋,

“烨大大晚安。”

玄烨微侧着脸颊,闭着眼睛也没去看他。

玄非暗忖帝王就是一朵如此冷艳的高岭之花,笑眯眯的倾了倾身子,一副“大神您睡,小三子告退”的既视感扭着屁股出去了。

……

“咔哒—”

随着一声落锁轻响,整个房间一瞬陷入过分的安静里,透着一股无言无声的寂寞。

玄烨这才缓缓睁眼,偏着的脸颊转动过来,看向已经关上的房门。

门外。

玄非修长的手掌从房门门柄上松开,蓦地一下,脸上龇牙咧嘴的笑容便淡淡的收住了。

静站了半分钟,才转身下楼。

窗外的夜色更深了,透着沁凉的寒气,在透明的玻璃上都凝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

一直到了后半夜。

玄烨因为口渴醒了,掀了被子坐起来,拿过床头柜上之前泡热牛奶的空玻璃杯,下楼去倒水喝。

客厅里,茶几旁边的落地灯一直点燃着,玄非躺在沙发上早已经睡熟了。

玄烨去餐桌那边倒了一杯凉白水喝,解了渴,正准备上楼回房间。

经过茶几的时候,迈出去的脚步倏然一顿,然后便停了下来,一低头,看向沙发上睡着的男人。

哪怕是沙发足够宽大,但对于小三子一米八七的高海拔来说还是显得稍稍短了一些,那两条纤细挺拔的大长腿只能曲起膝盖蜷缩起来,缠裹着的羊绒薄毯的一个角掉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显得格外的委屈。

……

玄烨忽然就想到他们还小的时候。

因为他们是三胞胎,和他还有老二比起来,小三子从一出生就明显要营养不良一些,具体表现就在身高体重上,小非非更小更瘦。

在他少年时代的印象里,这小混账东西一直都比他和老二要矮上半个脑袋。

以至于每次单兵对战特训的时候,他被他或者老二打趴下,这小笨蛋都会气鼓鼓得鼓着骚包脸蛋,一边捶沙地一边嗷嗷嚎啕,说什么要是他比哥哥们个儿高的话一定能秒杀拿下,所以不是他弱,要怪就怪在娘胎里的时候亲妈不公平对待。

气得季天沫直接一脚狠狠踩过去了,

“滚个小犊子!自己没本事儿撂倒亲哥还跟老子耍赖!”

然后小三子就哭得更声泪俱下了,满场打滚儿,那叫一个做作。

……

想着,玄烨微抿了下唇角,掠过一丝温软。

那些回忆,都历历在目。

一直到十六七岁了,小三子都还比他和老二矮一点,再之后玄非入行超模界,再从家里搬出去住,从那之后他和玄非见面的次数就少了,而且是越来越少,因为小三子的刻意避开。

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他再一次看见小三子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甚至还稍微比他高了那么一点点。

那时候,他有过一刻的恍惚,一丝的震惊,错愕,还有失落,很复杂。

好像那长高的几公分,就是他和玄非之间永远都没办法跨越过去的深渊。

【 .】,精彩免费!

玄非继续当卖笑不要钱的乖宝贝蛋,

“烨大大晚安。”

玄烨微侧着脸颊,闭着眼睛也没去看他。

玄非暗忖帝王就是一朵如此冷艳的高岭之花,笑眯眯的倾了倾身子,一副“大神您睡,小三子告退”的既视感扭着屁股出去了。

……

“咔哒—”

随着一声落锁轻响,整个房间一瞬陷入过分的安静里,透着一股无言无声的寂寞。

玄烨这才缓缓睁眼,偏着的脸颊转动过来,看向已经关上的房门。

门外。

玄非修长的手掌从房门门柄上松开,蓦地一下,脸上龇牙咧嘴的笑容便淡淡的收住了。

静站了半分钟,才转身下楼。

窗外的夜色更深了,透着沁凉的寒气,在透明的玻璃上都凝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

一直到了后半夜。

玄烨因为口渴醒了,掀了被子坐起来,拿过床头柜上之前泡热牛奶的空玻璃杯,下楼去倒水喝。

客厅里,茶几旁边的落地灯一直点燃着,玄非躺在沙发上早已经睡熟了。

玄烨去餐桌那边倒了一杯凉白水喝,解了渴,正准备上楼回房间。

经过茶几的时候,迈出去的脚步倏然一顿,然后便停了下来,一低头,看向沙发上睡着的男人。

哪怕是沙发足够宽大,但对于小三子一米八七的高海拔来说还是显得稍稍短了一些,那两条纤细挺拔的大长腿只能曲起膝盖蜷缩起来,缠裹着的羊绒薄毯的一个角掉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显得格外的委屈。

……

玄烨忽然就想到他们还小的时候。

因为他们是三胞胎,和他还有老二比起来,小三子从一出生就明显要营养不良一些,具体表现就在身高体重上,小非非更小更瘦。

在他少年时代的印象里,这小混账东西一直都比他和老二要矮上半个脑袋。

以至于每次单兵对战特训的时候,他被他或者老二打趴下,这小笨蛋都会气鼓鼓得鼓着骚包脸蛋,一边捶沙地一边嗷嗷嚎啕,说什么要是他比哥哥们个儿高的话一定能秒杀拿下,所以不是他弱,要怪就怪在娘胎里的时候亲妈不公平对待。

气得季天沫直接一脚狠狠踩过去了,

“滚个小犊子!自己没本事儿撂倒亲哥还跟老子耍赖!”

然后小三子就哭得更声泪俱下了,满场打滚儿,那叫一个做作。

……

想着,玄烨微抿了下唇角,掠过一丝温软。

那些回忆,都历历在目。

一直到十六七岁了,小三子都还比他和老二矮一点,再之后玄非入行超模界,再从家里搬出去住,从那之后他和玄非见面的次数就少了,而且是越来越少,因为小三子的刻意避开。

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他再一次看见小三子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甚至还稍微比他高了那么一点点。

那时候,他有过一刻的恍惚,一丝的震惊,错愕,还有失落,很复杂。

好像那长高的几公分,就是他和玄非之间永远都没办法跨越过去的深渊。

【 .】,精彩免费!

玄非继续当卖笑不要钱的乖宝贝蛋,

“烨大大晚安。”

玄烨微侧着脸颊,闭着眼睛也没去看他。

玄非暗忖帝王就是一朵如此冷艳的高岭之花,笑眯眯的倾了倾身子,一副“大神您睡,小三子告退”的既视感扭着屁股出去了。

……

“咔哒—”

随着一声落锁轻响,整个房间一瞬陷入过分的安静里,透着一股无言无声的寂寞。

玄烨这才缓缓睁眼,偏着的脸颊转动过来,看向已经关上的房门。

门外。

玄非修长的手掌从房门门柄上松开,蓦地一下,脸上龇牙咧嘴的笑容便淡淡的收住了。

静站了半分钟,才转身下楼。

窗外的夜色更深了,透着沁凉的寒气,在透明的玻璃上都凝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

一直到了后半夜。

玄烨因为口渴醒了,掀了被子坐起来,拿过床头柜上之前泡热牛奶的空玻璃杯,下楼去倒水喝。

客厅里,茶几旁边的落地灯一直点燃着,玄非躺在沙发上早已经睡熟了。

玄烨去餐桌那边倒了一杯凉白水喝,解了渴,正准备上楼回房间。

经过茶几的时候,迈出去的脚步倏然一顿,然后便停了下来,一低头,看向沙发上睡着的男人。

哪怕是沙发足够宽大,但对于小三子一米八七的高海拔来说还是显得稍稍短了一些,那两条纤细挺拔的大长腿只能曲起膝盖蜷缩起来,缠裹着的羊绒薄毯的一个角掉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显得格外的委屈。

……

玄烨忽然就想到他们还小的时候。

因为他们是三胞胎,和他还有老二比起来,小三子从一出生就明显要营养不良一些,具体表现就在身高体重上,小非非更小更瘦。

在他少年时代的印象里,这小混账东西一直都比他和老二要矮上半个脑袋。

以至于每次单兵对战特训的时候,他被他或者老二打趴下,这小笨蛋都会气鼓鼓得鼓着骚包脸蛋,一边捶沙地一边嗷嗷嚎啕,说什么要是他比哥哥们个儿高的话一定能秒杀拿下,所以不是他弱,要怪就怪在娘胎里的时候亲妈不公平对待。

气得季天沫直接一脚狠狠踩过去了,

“滚个小犊子!自己没本事儿撂倒亲哥还跟老子耍赖!”

然后小三子就哭得更声泪俱下了,满场打滚儿,那叫一个做作。

……

想着,玄烨微抿了下唇角,掠过一丝温软。

那些回忆,都历历在目。

一直到十六七岁了,小三子都还比他和老二矮一点,再之后玄非入行超模界,再从家里搬出去住,从那之后他和玄非见面的次数就少了,而且是越来越少,因为小三子的刻意避开。

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他再一次看见小三子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甚至还稍微比他高了那么一点点。

那时候,他有过一刻的恍惚,一丝的震惊,错愕,还有失落,很复杂。

好像那长高的几公分,就是他和玄非之间永远都没办法跨越过去的深渊。

【 .】,精彩免费!

玄非继续当卖笑不要钱的乖宝贝蛋,

“烨大大晚安。”

玄烨微侧着脸颊,闭着眼睛也没去看他。

玄非暗忖帝王就是一朵如此冷艳的高岭之花,笑眯眯的倾了倾身子,一副“大神您睡,小三子告退”的既视感扭着屁股出去了。

……

“咔哒—”

随着一声落锁轻响,整个房间一瞬陷入过分的安静里,透着一股无言无声的寂寞。

玄烨这才缓缓睁眼,偏着的脸颊转动过来,看向已经关上的房门。

门外。

玄非修长的手掌从房门门柄上松开,蓦地一下,脸上龇牙咧嘴的笑容便淡淡的收住了。

静站了半分钟,才转身下楼。

窗外的夜色更深了,透着沁凉的寒气,在透明的玻璃上都凝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

一直到了后半夜。

玄烨因为口渴醒了,掀了被子坐起来,拿过床头柜上之前泡热牛奶的空玻璃杯,下楼去倒水喝。

客厅里,茶几旁边的落地灯一直点燃着,玄非躺在沙发上早已经睡熟了。

玄烨去餐桌那边倒了一杯凉白水喝,解了渴,正准备上楼回房间。

经过茶几的时候,迈出去的脚步倏然一顿,然后便停了下来,一低头,看向沙发上睡着的男人。

哪怕是沙发足够宽大,但对于小三子一米八七的高海拔来说还是显得稍稍短了一些,那两条纤细挺拔的大长腿只能曲起膝盖蜷缩起来,缠裹着的羊绒薄毯的一个角掉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显得格外的委屈。

……

玄烨忽然就想到他们还小的时候。

因为他们是三胞胎,和他还有老二比起来,小三子从一出生就明显要营养不良一些,具体表现就在身高体重上,小非非更小更瘦。

在他少年时代的印象里,这小混账东西一直都比他和老二要矮上半个脑袋。

以至于每次单兵对战特训的时候,他被他或者老二打趴下,这小笨蛋都会气鼓鼓得鼓着骚包脸蛋,一边捶沙地一边嗷嗷嚎啕,说什么要是他比哥哥们个儿高的话一定能秒杀拿下,所以不是他弱,要怪就怪在娘胎里的时候亲妈不公平对待。

气得季天沫直接一脚狠狠踩过去了,

“滚个小犊子!自己没本事儿撂倒亲哥还跟老子耍赖!”

然后小三子就哭得更声泪俱下了,满场打滚儿,那叫一个做作。

……

想着,玄烨微抿了下唇角,掠过一丝温软。

那些回忆,都历历在目。

一直到十六七岁了,小三子都还比他和老二矮一点,再之后玄非入行超模界,再从家里搬出去住,从那之后他和玄非见面的次数就少了,而且是越来越少,因为小三子的刻意避开。

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他再一次看见小三子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甚至还稍微比他高了那么一点点。

那时候,他有过一刻的恍惚,一丝的震惊,错愕,还有失落,很复杂。

好像那长高的几公分,就是他和玄非之间永远都没办法跨越过去的深渊。

【 .】,精彩免费!

玄非继续当卖笑不要钱的乖宝贝蛋,

“烨大大晚安。”

玄烨微侧着脸颊,闭着眼睛也没去看他。

玄非暗忖帝王就是一朵如此冷艳的高岭之花,笑眯眯的倾了倾身子,一副“大神您睡,小三子告退”的既视感扭着屁股出去了。

……

“咔哒—”

随着一声落锁轻响,整个房间一瞬陷入过分的安静里,透着一股无言无声的寂寞。

玄烨这才缓缓睁眼,偏着的脸颊转动过来,看向已经关上的房门。

门外。

玄非修长的手掌从房门门柄上松开,蓦地一下,脸上龇牙咧嘴的笑容便淡淡的收住了。

静站了半分钟,才转身下楼。

窗外的夜色更深了,透着沁凉的寒气,在透明的玻璃上都凝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

一直到了后半夜。

玄烨因为口渴醒了,掀了被子坐起来,拿过床头柜上之前泡热牛奶的空玻璃杯,下楼去倒水喝。

客厅里,茶几旁边的落地灯一直点燃着,玄非躺在沙发上早已经睡熟了。

玄烨去餐桌那边倒了一杯凉白水喝,解了渴,正准备上楼回房间。

经过茶几的时候,迈出去的脚步倏然一顿,然后便停了下来,一低头,看向沙发上睡着的男人。

哪怕是沙发足够宽大,但对于小三子一米八七的高海拔来说还是显得稍稍短了一些,那两条纤细挺拔的大长腿只能曲起膝盖蜷缩起来,缠裹着的羊绒薄毯的一个角掉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显得格外的委屈。

……

玄烨忽然就想到他们还小的时候。

因为他们是三胞胎,和他还有老二比起来,小三子从一出生就明显要营养不良一些,具体表现就在身高体重上,小非非更小更瘦。

在他少年时代的印象里,这小混账东西一直都比他和老二要矮上半个脑袋。

以至于每次单兵对战特训的时候,他被他或者老二打趴下,这小笨蛋都会气鼓鼓得鼓着骚包脸蛋,一边捶沙地一边嗷嗷嚎啕,说什么要是他比哥哥们个儿高的话一定能秒杀拿下,所以不是他弱,要怪就怪在娘胎里的时候亲妈不公平对待。

气得季天沫直接一脚狠狠踩过去了,

“滚个小犊子!自己没本事儿撂倒亲哥还跟老子耍赖!”

然后小三子就哭得更声泪俱下了,满场打滚儿,那叫一个做作。

……

想着,玄烨微抿了下唇角,掠过一丝温软。

那些回忆,都历历在目。

一直到十六七岁了,小三子都还比他和老二矮一点,再之后玄非入行超模界,再从家里搬出去住,从那之后他和玄非见面的次数就少了,而且是越来越少,因为小三子的刻意避开。

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他再一次看见小三子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甚至还稍微比他高了那么一点点。

那时候,他有过一刻的恍惚,一丝的震惊,错愕,还有失落,很复杂。

好像那长高的几公分,就是他和玄非之间永远都没办法跨越过去的深渊。

【 .】,精彩免费!

玄非继续当卖笑不要钱的乖宝贝蛋,

“烨大大晚安。”

玄烨微侧着脸颊,闭着眼睛也没去看他。

玄非暗忖帝王就是一朵如此冷艳的高岭之花,笑眯眯的倾了倾身子,一副“大神您睡,小三子告退”的既视感扭着屁股出去了。

……

“咔哒—”

随着一声落锁轻响,整个房间一瞬陷入过分的安静里,透着一股无言无声的寂寞。

玄烨这才缓缓睁眼,偏着的脸颊转动过来,看向已经关上的房门。

门外。

玄非修长的手掌从房门门柄上松开,蓦地一下,脸上龇牙咧嘴的笑容便淡淡的收住了。

静站了半分钟,才转身下楼。

窗外的夜色更深了,透着沁凉的寒气,在透明的玻璃上都凝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

一直到了后半夜。

玄烨因为口渴醒了,掀了被子坐起来,拿过床头柜上之前泡热牛奶的空玻璃杯,下楼去倒水喝。

客厅里,茶几旁边的落地灯一直点燃着,玄非躺在沙发上早已经睡熟了。

玄烨去餐桌那边倒了一杯凉白水喝,解了渴,正准备上楼回房间。

经过茶几的时候,迈出去的脚步倏然一顿,然后便停了下来,一低头,看向沙发上睡着的男人。

哪怕是沙发足够宽大,但对于小三子一米八七的高海拔来说还是显得稍稍短了一些,那两条纤细挺拔的大长腿只能曲起膝盖蜷缩起来,缠裹着的羊绒薄毯的一个角掉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显得格外的委屈。

……

玄烨忽然就想到他们还小的时候。

因为他们是三胞胎,和他还有老二比起来,小三子从一出生就明显要营养不良一些,具体表现就在身高体重上,小非非更小更瘦。

在他少年时代的印象里,这小混账东西一直都比他和老二要矮上半个脑袋。

以至于每次单兵对战特训的时候,他被他或者老二打趴下,这小笨蛋都会气鼓鼓得鼓着骚包脸蛋,一边捶沙地一边嗷嗷嚎啕,说什么要是他比哥哥们个儿高的话一定能秒杀拿下,所以不是他弱,要怪就怪在娘胎里的时候亲妈不公平对待。

气得季天沫直接一脚狠狠踩过去了,

“滚个小犊子!自己没本事儿撂倒亲哥还跟老子耍赖!”

然后小三子就哭得更声泪俱下了,满场打滚儿,那叫一个做作。

……

想着,玄烨微抿了下唇角,掠过一丝温软。

那些回忆,都历历在目。

一直到十六七岁了,小三子都还比他和老二矮一点,再之后玄非入行超模界,再从家里搬出去住,从那之后他和玄非见面的次数就少了,而且是越来越少,因为小三子的刻意避开。

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他再一次看见小三子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甚至还稍微比他高了那么一点点。

那时候,他有过一刻的恍惚,一丝的震惊,错愕,还有失落,很复杂。

好像那长高的几公分,就是他和玄非之间永远都没办法跨越过去的深渊。

【 .】,精彩免费!

玄非继续当卖笑不要钱的乖宝贝蛋,

“烨大大晚安。”

玄烨微侧着脸颊,闭着眼睛也没去看他。

玄非暗忖帝王就是一朵如此冷艳的高岭之花,笑眯眯的倾了倾身子,一副“大神您睡,小三子告退”的既视感扭着屁股出去了。

……

“咔哒—”

随着一声落锁轻响,整个房间一瞬陷入过分的安静里,透着一股无言无声的寂寞。

玄烨这才缓缓睁眼,偏着的脸颊转动过来,看向已经关上的房门。

门外。

玄非修长的手掌从房门门柄上松开,蓦地一下,脸上龇牙咧嘴的笑容便淡淡的收住了。

静站了半分钟,才转身下楼。

窗外的夜色更深了,透着沁凉的寒气,在透明的玻璃上都凝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

一直到了后半夜。

玄烨因为口渴醒了,掀了被子坐起来,拿过床头柜上之前泡热牛奶的空玻璃杯,下楼去倒水喝。

客厅里,茶几旁边的落地灯一直点燃着,玄非躺在沙发上早已经睡熟了。

玄烨去餐桌那边倒了一杯凉白水喝,解了渴,正准备上楼回房间。

经过茶几的时候,迈出去的脚步倏然一顿,然后便停了下来,一低头,看向沙发上睡着的男人。

哪怕是沙发足够宽大,但对于小三子一米八七的高海拔来说还是显得稍稍短了一些,那两条纤细挺拔的大长腿只能曲起膝盖蜷缩起来,缠裹着的羊绒薄毯的一个角掉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显得格外的委屈。

……

玄烨忽然就想到他们还小的时候。

因为他们是三胞胎,和他还有老二比起来,小三子从一出生就明显要营养不良一些,具体表现就在身高体重上,小非非更小更瘦。

在他少年时代的印象里,这小混账东西一直都比他和老二要矮上半个脑袋。

以至于每次单兵对战特训的时候,他被他或者老二打趴下,这小笨蛋都会气鼓鼓得鼓着骚包脸蛋,一边捶沙地一边嗷嗷嚎啕,说什么要是他比哥哥们个儿高的话一定能秒杀拿下,所以不是他弱,要怪就怪在娘胎里的时候亲妈不公平对待。

气得季天沫直接一脚狠狠踩过去了,

“滚个小犊子!自己没本事儿撂倒亲哥还跟老子耍赖!”

然后小三子就哭得更声泪俱下了,满场打滚儿,那叫一个做作。

……

想着,玄烨微抿了下唇角,掠过一丝温软。

那些回忆,都历历在目。

一直到十六七岁了,小三子都还比他和老二矮一点,再之后玄非入行超模界,再从家里搬出去住,从那之后他和玄非见面的次数就少了,而且是越来越少,因为小三子的刻意避开。

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他再一次看见小三子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甚至还稍微比他高了那么一点点。

那时候,他有过一刻的恍惚,一丝的震惊,错愕,还有失落,很复杂。

好像那长高的几公分,就是他和玄非之间永远都没办法跨越过去的深渊。

【 .】,精彩免费!

玄非继续当卖笑不要钱的乖宝贝蛋,

“烨大大晚安。”

玄烨微侧着脸颊,闭着眼睛也没去看他。

玄非暗忖帝王就是一朵如此冷艳的高岭之花,笑眯眯的倾了倾身子,一副“大神您睡,小三子告退”的既视感扭着屁股出去了。

……

“咔哒—”

随着一声落锁轻响,整个房间一瞬陷入过分的安静里,透着一股无言无声的寂寞。

玄烨这才缓缓睁眼,偏着的脸颊转动过来,看向已经关上的房门。

门外。

玄非修长的手掌从房门门柄上松开,蓦地一下,脸上龇牙咧嘴的笑容便淡淡的收住了。

静站了半分钟,才转身下楼。

窗外的夜色更深了,透着沁凉的寒气,在透明的玻璃上都凝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

一直到了后半夜。

玄烨因为口渴醒了,掀了被子坐起来,拿过床头柜上之前泡热牛奶的空玻璃杯,下楼去倒水喝。

客厅里,茶几旁边的落地灯一直点燃着,玄非躺在沙发上早已经睡熟了。

玄烨去餐桌那边倒了一杯凉白水喝,解了渴,正准备上楼回房间。

经过茶几的时候,迈出去的脚步倏然一顿,然后便停了下来,一低头,看向沙发上睡着的男人。

哪怕是沙发足够宽大,但对于小三子一米八七的高海拔来说还是显得稍稍短了一些,那两条纤细挺拔的大长腿只能曲起膝盖蜷缩起来,缠裹着的羊绒薄毯的一个角掉在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显得格外的委屈。

……

玄烨忽然就想到他们还小的时候。

因为他们是三胞胎,和他还有老二比起来,小三子从一出生就明显要营养不良一些,具体表现就在身高体重上,小非非更小更瘦。

在他少年时代的印象里,这小混账东西一直都比他和老二要矮上半个脑袋。

以至于每次单兵对战特训的时候,他被他或者老二打趴下,这小笨蛋都会气鼓鼓得鼓着骚包脸蛋,一边捶沙地一边嗷嗷嚎啕,说什么要是他比哥哥们个儿高的话一定能秒杀拿下,所以不是他弱,要怪就怪在娘胎里的时候亲妈不公平对待。

气得季天沫直接一脚狠狠踩过去了,

“滚个小犊子!自己没本事儿撂倒亲哥还跟老子耍赖!”

然后小三子就哭得更声泪俱下了,满场打滚儿,那叫一个做作。

……

想着,玄烨微抿了下唇角,掠过一丝温软。

那些回忆,都历历在目。

一直到十六七岁了,小三子都还比他和老二矮一点,再之后玄非入行超模界,再从家里搬出去住,从那之后他和玄非见面的次数就少了,而且是越来越少,因为小三子的刻意避开。

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当他再一次看见小三子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甚至还稍微比他高了那么一点点。

那时候,他有过一刻的恍惚,一丝的震惊,错愕,还有失落,很复杂。

好像那长高的几公分,就是他和玄非之间永远都没办法跨越过去的深渊。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