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锦超网黄

事实证明苏礼还是想得有点太多了,这也是成年人思维的不好……

剑宗安排他们去西秦帝都安阳城,固然是有一方面做后手的准备,另一方面也是真的需要他们保护安阳城中的君臣百姓。

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之后,苏礼准时来到了剑阁底层见到了已经等候在那的景晨……韩嫣还没来,她似乎有些慢了。

“不好意思,她本来不是这样的。”苏礼觉得自己得解释一下,免得景晨师叔对韩嫣有意见。

却没想到景晨用一种很是无奈的眼神看着苏礼然后说道:“那是我的师妹,我当然不会有意见。”

“……”苏礼哑然,他这才觉得理论上人家两个关系似乎还应该比他要近一些才对。

景晨却是又叹息一声道:“师妹她应该是去和她的战友告别了吧,这段时间她心里不好受是应该的。”

“啊?”苏礼觉得他宅在窝里的这段时间肯定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你不知道吗?我以为她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的才对。”景晨似是有些奇怪,然后又说道:“她这段时间和一个交好的师姐执行任务,只是在最近的一次任务中只有她一个人活着回来。”

轻描淡写的描述,似乎是对这类事情早已经看开了的样子。

可哪怕只是这个样子,苏礼已经明白了韩嫣心里大约有多少痛苦了……按照她作战时候那种不管不顾的性子,真的是很容易出问题啊。

差别只是,和他组队的时候他能兜得住,而和别人组队的时候……

下午独自在思恋的哀愁女

“这样也好,至少让她知道也不是什么都能由着自己性子胡来的。”苏礼只是微微一愣,就冷静地说道。

“咦?”景晨惊讶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会想要去安慰她的。”

“没那必要,她如果能够想得通当然就能够走的出来。而如果她自己想不明白,那么就算我说再多也没用。”苏礼对韩嫣的脾性知之甚深。

“算了,随你们怎么说吧。”景晨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

但是苏礼倒是从先前的担忧中回过了神来,因为他发现自己被安排的这个任务恐怕还有一重意思就是把韩嫣调离前线……

如此说来,剑宗的情况也并不是像他想象中的那么危急。

又是半个小时之后,韩嫣才姗姗来迟。

有些难看的脸色上看不出其他什么东西来,但是了解内情后的苏礼却明白她这是在让自己振作坚强的过程……

韩嫣本就是北地的女孩,虽然从小被自己的兄长保护得很好,但她却是已经经历了父母兄长的惨死。

她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的,或许对于她来说亲友死亡带来的悲伤并不是那么难熬,困难的是她如何从中能够汲取些什么。

景晨见状也没有和她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架起剑光就蹿上了云霄……这是要飞啊!

韩嫣也不多说,同样御剑飞行。

苏礼则是脸色发白……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怎么把这茬忘了?连忙转头看向自己旁边的那颗毛茸茸的大狗头。

肉肠感受到了自己主人的目光连连摇头,它委屈地呜咽两声,表示自己目前还飞不了……

苏礼注视着那乌黑闪亮的狗眼,似乎是想要从中看到些什么。最终他无奈地叹息,然后牵着他那比他人都还要高大的狗子一步步往城外走去。

他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走到了城外,却看见景晨和韩嫣已经等在那里了,于是不免有些尴尬地说:“师叔,我忘记学习御剑飞行了,见谅见谅。”

“你的情况我知道,无碍的。”景晨很好脾气地回答……但是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有趣了,仿佛在说:我知道你学不会的!

苏礼感觉自己的内心又受到了重击,他忍不住拔出了重钧剑然后一跃而上‘滑剑’而行了起来……

“噗~”严肃的韩嫣忍不住笑了一声,随后说道:“还是我带你飞吧!”

“那我的狗怎么办?”苏礼又问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肉肠憨头憨脑地吐着舌头,犀牛一样的体型表明了它这段时间又膨胀了多少出来。

苏礼已经想要往自家美女师叔的剑上爬了,然后目光则是看向了另一边负手而立白衣飘飘画风极美的景晨……

“这次任务时间不紧,我觉得或许一路跋涉而去倒也不失为一种历练。”景晨背着双手一脸正经的回答,似乎完全不是因为如果带着肉肠飞会影响他的画风……

然而苏礼对于自己的画风已经放弃治疗了,一听要用双腿走,他立刻就成为了一个骑狗的少年……他的狗子,终于可以带上他的主人了。

景晨嘴角一阵抽搐,他忽然意识到如果自己和苏礼真这么走一路,那画风依然是不可救药的啊!

所以他再一次放出飞剑然后说:“不过我已经是金丹,这些历练已然无所谓,故先走一步了。”

“帝都安阳城汇合吧!”

景晨强行挽救了自己的形象,一下飞到天边没了踪影。

苏礼砸吧了下嘴有些无奈的感觉,然后再看向韩嫣……

韩嫣此时的心态有些复杂,这段时间她和同门修士接触多了自然也就明白了双那什么修的道理。

她才意识到自己和苏礼一直以来做的在旁人眼中是怎么回事……虽然这在她心中和原有概念中的‘道侣’完全不一样也没觉得会怎么样,但要是单独面对苏礼的话还是会觉得尴尬。

“那你慢慢走,我也先走一步了,帝都汇合吧。”她也‘咻’地一下飞了。

她觉得自己这一路正好可以好好思考一下和苏礼之间的关系,还有她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吧。

眼见那两人居然丢下自己都跑了,苏礼不免觉得有些寂寞。

韩嫣最后躲闪的眼神让他知道自己与她的感情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么纯粹了。

懵懂无知时可以两小无猜,而知道得多了却反而慢慢有了距离。

可是当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之后,他却抱着脑袋躺在了肉肠的背上变得悠然自得了起来……

自己走就自己走吧,他正好让自己在这一路上实践一下《寻龙篇》和《地阵篇》上的记述。

与那些人与人之间复杂的情感比起来,还是书中自有乐趣,修行自有大自在!

这一路行来,他一边观察地形地貌然后又翻看典籍进行对照,还不时以连山印沟通地脉记录地脉信息……看似悠哉实际却也很忙碌,只是他找到了其中的乐趣乐在其中罢了。

Tagged